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
改革
中国产业转移现状、动因及政策启示
发布日期:2021-02-25 来源:《现代国企研究》

产业转移又称工业转移,是一种发生在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区域之间的重要经济现象。目前学界主流观点认为产业转移是指跨国投资集团在充分了解当地要素成本、市场需求、区域发展的前提下,以资本投资、技术合作、股权并购等方式,将部分或全部发展业务从现有地区转移到更具投资价值的地区的一种经济行为。产业转移对于国家产业结构调整、跨国区域间合作、区域经济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

三大经营主体产业转移现状

服从国家战略,国有企业开展全球布局。2018年,我国国有境外企业已超过1万家,总资产达到7.98万亿元,其中“一带一路”地区重大工程项目达到3428个,涵盖基础设施建设、能源资源开发、电子信息技术等领域。以三桶油为龙头的国有能源企业努力拓宽海外资源勘探区域,各类资源权益产量常年保持稳定(表1)。为满足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对优质产品的巨大需求,近年能源企业不断优化生产工艺,产品生产已逐渐从数量阶段向高品质阶段过渡。

为加快“一带一路”区域交通网建设,我国交通运输企业遵循“以点带线,以线带面”发展策略,充分发挥技术一流、运营面广、产品多样、造价低廉四大优势,不断拓展海外触角(表2)。完善的海外产业园配套设施完善,健全的员工福利制度,较高的产品生产线集成,都为中国企业进一步深耕海外市场夯实基础。

追逐海外市场,民营企业组团出海打鱼。目前代表中国先进和中国制造的民营企业,已遍布全球各个角落。中国民营企业充分发挥“组团作战”优势,不断提升民营企业海外品牌影响力,中国民营企业正发挥着对内推进产业协同发展,对外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作用。包括无人驾驶机、5G技术、云计算与存储设备在内的一系列高科技产品现已借助“一带一路”桥梁走进欧洲发达国家和亚太新兴经济体。随着中国高新技术日趋成熟,未来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国际化步伐将进一步加快。

外商投资规模增速有所下降,部分日韩企业转至东南亚。2010年以来我国利用外资增速总体放缓(图1)。2019年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3万余家,同比下降32.6%。受制于国内市场竞争加剧、综合成本相对上升等因素,部分日韩企业出于利润考虑,将部分生产制造环节向生产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地区转移。

就目前情况来看,多数外资企业选择将终端加工环节转移至东南亚地区,而将上游研发、设计等核心环节保留在国内的产业调整策略,通过对深圳8000家规模以上外资企业进行梳理可以发现,仅有奥林帕斯、三星等三家日韩企业将全部业务转移至东南亚地区,这说明我国对外资企业,特别是技术密集型外资企业仍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中国产业转移驱动因素分析

服务国家发展战略成为国有企业“走出去”原动力。为满足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对优质产品的巨大需求,我国大型国有企业将先进生产技术和管理理念不断推广到新兴经济体中,为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地区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利支撑。“六廊六路”建设为中国高铁技术“走出去”赢得商机,区域交通立体化建设为我国航空企业发展带来机遇,新兴经济体城镇化建设步伐加快,为我国轨道运输产业“走出去”带来广阔前景。中国政府推动“一带一路”技术交流,为我国新兴产业发展提供了交流平台,随着中国高新技术日趋成熟,未来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国际化步伐将进一步加快。

部分民营企业因生产成本上升等因素将部分制造环节向境外转移。据国际劳工组织《全球工资报告2018-2019》,2016年中国单位工资为938美元,同期印度单位工资为174.52美元,印度尼西亚为191美元,越南为215美元,未来我国劳动力成本将进一步上升,不可能单独依靠劳动力低成本的“人口红利”发展制造业。劳动力成本提升造成纺织业、家具制造业等劳动力成本占生产成本较高的产业陆续将部分产能转移至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地区以降低人力成本上涨对企业竞争优势的侵蚀。此外,我国物流成本、税负成本也有下降空间。2010-2019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从7.1万亿元上升到14.6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约为8%,物流成本攀升为企业跨省运输带来较大负担。我国中小企业仍存在过度追求“小而全”的自我生产体系的倾向,企业沟通不畅导致库存信息碎片化、孤立化现象严重,为应对订单变动,企业纷纷建造产品存储仓库,以降低供应中断风险,造成企业库存成本明显提升。此外,按照世界银行发布的综合社会保障支出等因素的“总税率”指标计算,2018年我国企业总税率已接近65%,显著高于马来西亚、越南、孟加拉、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税收成本也有下降空间。

国内产业结构升级客观加速传统中低端环节的外资企业向境外转移。低端制造业产能过剩与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空间不足成为我国产业结构升级无法避免的问题。随着中国制造业逐渐从劳动密集型向知识密集型转型,中低端制造业生存空间逐渐被压缩,分批外迁成为必然趋势。近年国内新兴技术产业发展迅速,早期迁入我国的日韩贴牌加工企业(OEM)发展面临“天花板”,为确保发展,大批企业将中国生产线转移至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市场空间更为广阔,生产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地区,产业外迁已成为该类企业缓解市场竞争压力,降低生产成本的必要手段。

中国产业转移的总体特征与重要启示

通过分析,我们发现中国产业转移基本呈现两大趋势:大型国有企业多以打造国家品牌,服务国家战略为导向,通过海外并购,对外投资等方式,实现中国企业海外战略布局。与国有大型企业服务国家战略不同的是,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多因经营成本、市场环境等原因,将部分或全部生产环节外迁,以实现收益最大化。为提升我国对外开放水平,防止我国产业转移对经济发展带来的短期不利影响,未来政策制定应考虑如下三个方面:

提升中国品牌全球影响力。伴随“走出去”战略部署,中国企业逐步优化全球资源配置,深度开拓全球市场。我国政府应对出海企业给与正确的引导和必要的政策保障,及时动态调整产业政策,扶持和培育战略新兴产业抢占产业发展制高点,谋取国际竞争新优势,提高本国产业的国际竞争力。尽管国有企业“走出去”已积累了丰富经验,但跟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因此未来中国政府应重视跨国公司培育,多方面支持跨国公司海外投资经营活动,逐步提升中国品牌国际影响力。

防范产业外迁引发“空心化”问题。目前我国东部地区产业承载力已趋于饱和,土地成本、人力成本、生态成本压缩空间已经不大,与之相对应的是我国中西部地区近年加快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并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提升招商引资水平,未来中西部地区产业发展空间将更为广阔。积极引导东部产业转移至中西部地区,既能有效带动中西部经济发展,也能有效防止中国企业外迁所导致的“空心化”现象。未来应进一步探索区域产能合作、创新发展新途径,通过跨省合作、飞地经济等手段,做好各地产业发展和承接转移的规划衔接,支持中西部地区承接能够发挥地方特色、具有综合成本优势的产业,形成东中西产业协调发展,把产业链留在国内。

高水平提升外资吸引力。目前我国外资企业仍以OEM为主,产品附加值相对较低,随着我国产业结构升级,此类企业无法适应我国产业发展环境,将部分环节外迁无法避免。我国政府相继出台《关于促进外资增长若干措施的通知》、《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等一系列政策,为我国未来吸引外资制定了政策方向。今后一段时期内,我国应逐步加大吸引技术服务、信息服务、高新技术等领域的高水平外商投资,提升外资利用质量,以此推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作者为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尹佳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