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
改革
产业链“锻长板”的着力点与政策建议
发布日期:2020-12-25 来源:《现代国企研究》编辑部

2020年的疫情导致全球经济的停滞,这场疫情既暴露了我国产业链的短板,也凸显了产业链的长板。在长期,我国应着重补强短板,但面对世界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化和中美关系冲突加剧,“锻长板”显得越来越重要。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产业链体系、庞大的国内市场、完善的产业链配套设施、强大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走在世界前面的新基建,这些优势使我国在全球产业链处于中心地位。我国需立足现有优势,通过“锻长板”提高我国产业链的竞争力和稳定性。

我国产业链的“长板”

产业链体系的高度完整性。我国产业链体系具有高度的完整性,是世界上唯一的所有行业都拥有的国家,高度完整的产业链是我国面对贸易摩擦、保护主义以及全球经济萎缩的最大优势。我国目前拥有41个工业大类、207个工业中类、666个工业小类,产业门类齐全,基础设施完善,200多种工业产品产量世界第一,各行业的上中下游产业形成局和优势,加上我国拥有的世界上最大的规模和专业技能人才队伍优势,将中国打造成了全球的制造基地,成就了“中国制造”。

我国产业链配套完善。我国强大的产业配套设施大大降低了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抗疫医疗物资充足供应,复产复工迅速开始,各地区建立跨地域、跨层级统筹协调机制,协调产业链上下游,仅两月时间复工率已达90%以上。在产业分工越来越精细复杂的今天,我国正是凭借强大的产业链配套设施保持着世界工厂的地位。一些发达国家近些年推出“制造业回流”政策,甚至给予补贴,但见效甚微,中国的产业链配套优势让其产业转移或者回流的成本巨大,在短时间内的无法找到可替代的国家地区。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统计,2018年在华投资的日本企业在本地采购率高达66%,而在东南亚这一比例仅为30%,中国能为生产企业快速、低成本地提供上下游所需的原材料、产品。

庞大的国内市场为产业链带来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我国拥有14亿人口,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为产业链带来巨大的规模效应,是其他国家无法拥有的独特优势,使得我国在在产业链各环节做到精细化、复杂化,是我国构建完整产业链体系和占据全球产业链中心的重要原因,确保了我国成为全球产业链不可缺少的一环。同时,庞大的国内市场也为我国产业链带了积聚效应,许多产业集群式发展,集聚资源并带来协同效应。截至2018年,全国156家国家级高新区分布在29省市,其中江苏、山东和广东三省高新区数量最多,分别为17家、13家和12家,合计占比26.92%,各种类型的开发区在深化产业协同、集聚资源等方面发挥巨大作用。

我国拥有数量庞大的产业人才队伍。我国拥有数量庞大的人才队伍,各产业人才相对齐全。截至2018年底,我国科技人才资源总量达10154.5万人,规模居世界首位。自2009年起,我国工程师数量超越美国,居世界第一。我国庞大工程师队伍、专业人才数量、众多的熟练工人带来巨大红利,加之国内市场需求庞大,可以在各产业链各环节做到专业化生产,拥有类型齐全的熟练工人,使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保持一席之地,帮助我国构建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传统基建以及新基建的优势支撑了各产业的发展。我国基础设施优势明显,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已拥有较为完善城市基础设施、交通基础设施、通信基础设、电力基础设施,公路、铁路、民航、电网发达,城市基础设施完善,各地区全面覆盖4G网络,货运发送量、铁路客运周转量等指标世界第一,地区间物流、人流以及各种资源要素互联互通水平极高。此外,中国高度重视新一代数字技术,在5G网络、大数据平台、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的建设方面已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完善的传统基础设施以及不断兴起的新型基础设施为我国产业链提供了保障和支撑,大大降低了物流成本、交易成本、生产成本,为新产业、新业态发展提供了基础。截至2019年,中国已建成7.4万个数据中心,IDC产业规模达1563亿元,预计2022年将超过3000亿,相关产业链条迅速发展。目前,中国人工智能企业数量达1189家,占世界22.9%,人工智能技术和应用世界领先。此外,中国已投运特高压工程累计线路长达27750工里,作为5G、大数据、工业互联网的上游新基建,特高压将带动下游各新兴产业发展。

政策建议

一是充分发挥传统制造业就业吸纳能力,平衡就业稳定与产业升级。目前,西方个别国家的政客高呼“产业转移”“制造业回流”,这时刻提醒我们全门类的工业的来之不易,我国对此应高度警惕。根据国家统计局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产业就业人数达36721.25万人,第二产业从业人数达21304.53万人。尽管近些年诸如互联网、物流、电商服务业等新经济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但同时不应忽视传统制造业就业吸纳能力。我国是世界一大制造业国家,生产制造业吸纳了大量劳动力,是我国经济的重要组成成分,诸如纺织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其产业链上下游吸纳了大量劳动就业人数。固定资产平均每一亿元投资能吸收932人,而服装、纺织业每一亿元投资可吸纳4464人和1876人就业,纺织服装行业上下游影响近一亿人的就业。在面临不确定性增加,国际经济政治环境恶化,应强化我国产业链对就业的吸纳能力,在推动产业升级的同时,应注意传统行业仍然容纳大量劳动力。在面临这些就业吸纳能力强、稳定性高的传统行业将有助于我国“稳就业”,保证经济长期稳定。在长期,应稳步推进产业升级,通过产业升级带动经济增长,进而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推动传统制造业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

二是继续完善产业链体系,巩固国际竞争力。中国是世界唯一拥有所有行业的国家,应继续完善产业链体系,构建全产业链,巩固提升我国拥有完整独立产业链体系的优势,利用新一代技术建立现代化产业链。利用举国体制优势,充分发挥长板,增强我国在关键技术领域的优势,在新兴技术领域前沿进一步攻克难点重点。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完善从设计、开发到生产的整条链上下游环节,特别是高技术中间产品的生产,实现产业链体系的完整性、自主性。同时,应尽快推动关键行业供应链本地化,鼓励大型龙头企业供应链本地化,对采购本地零部件、原材料企业进行适当财政补贴。对于一些复杂高技术行业,本地化存在难度,应尽可能多元化采购,分散供应商,防止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降低供应链“断链”风险,提高供应链的韧性和抗风险能力。

三是强化大数据中心、5G等“新基建”的领先地位。在加强传统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继续推进大数据中心、5G网络、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特高压、城市轨道交通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强化在新基建领域的领先地位,具有强大乘数效应的新基建未来将为各产业升级提供动力。新一代数字技术将孵化出大量新型商业模式,催生出新产业,并带动其他产业发展。由于新基建上下游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因此应积极开拓新型基建融资渠道,大力推广公募REITs等融资渠道,鼓励民营企业参与新基建投资,提供减税降费优惠措施。积极探索新基建的应用场景,拓展新基建民用商用需求,发挥大型企业的示范作用和主导作用,开展重点示范工程。加强顶层设计,根据新业态特点制定适合数字化、智能化的政策规则,完善监管体系、治理模式,优化营商环境,为新型商业模式提供充满活力的良好环境。

四是继续完善产业配套设施。我国应巩固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继续完善产业配套设施。鼓励各地区因地制宜,结合本地资源禀赋以及产业基础情况,区分出各地区优势产业和劣势产业,有针对性地合理规划产业园区,强化产业聚集,打造具有本地特色的产业链,促进各地区产业结构合理化,为优选产业项目畅通融资渠道,提供政策便利,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充分整合本地资源。利用大数据、互联网、智能技术为园区企业提供先进产业配套服务,积极探索并建立智慧物流产业服务中心、智能金融产业服务中心等新型产业配套设施,未来智慧物流、智能金融的发展将为我国各产业链提供全新、高效的服务。打造产业链共享平台,促进上下游供应灵活高效配置和低成本的资源协同,形成具有更高效率和弹性的现代化产业体系,提升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增强各地区产业竞争力。完善服务体系,充分发挥中间组织、行业协会作用,起到更好的服务效果。

五是充分发挥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面对强烈的保护主义和萎靡的全球经济,发达国家产业转移、撤资风险加大,要增强巩固我国产业链,必须充分发挥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我国庞大人口、自然资源、GDP规模决定了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必须充分利用这种优势带来的规模效应和积聚效应,利用好国内市场风险抵御能力,进一步激发内需有助于提升我国产业链稳定性,保障产业链安全。继续优化营商环境,加快资本、土地、技术等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加快城镇化进程,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充分挖掘国内市场内需潜力。大力支持出口加工贸易转内销,深耕国内市场,为出口转内销企业提供适当税费优惠政策,通过产业链共享平台、大数据平台帮助企业拓展国内市场销售渠道,对接国内客户,通过电子商务平台、会展等方式促进企业开展内销活动,出台金融优惠政策为出口转内销企业提供融资便利。

(作者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刘斌、吕冠群)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